投女胎

“通天教利用含有淫毒的魔水,使万仙同性交合,泄出元阳。同时利用‘绝阳之阵’吸收了万仙的元阳,万仙没有元阳,只能投女胎。”我忧郁地道,“这个欲望之阵还会对人间的男人有伤害,这招够毒,想让人类绝种啊!”

万仙听到他们投女胎,都高兴不已,纷纷幻化出女子形态,含情脉脉地看者我。

如来,太上老君等众神将听了羡慕不已,纷纷向我求道:“我们也要变成女人。”

“给我一个理由。”我道。

“因为我们想要得到玉皇的宠幸。”如来和太上老君等众神将异口同声道。

“你们愿意放下自己的修行。”我流着泪道。

“在我们看来没有玉皇的爱,活着也没有意思。”

“好,好,好。”我连说三个好。运起神功,吸了众神的元阳。

众神纷纷幻化出女子形态,含情脉脉地看者我。

我的目光就牢牢锁定在站在最前面的如来身上,她是那么的美,美得让人窒息。

“如来,你现在已是女儿身了,你就为莲花观音吧。”

“谢玉皇。”莲花娇唤了一声,“众姊妹们跟我来,我们先去淋个浴,将我们最干净最完美的身体献给我们所爱的人吧。玉皇,我们在寝宫等你。”

一进寝宫,我的目光就牢牢锁定在坐在床沿的莲花观音身上,她是那么的美,美得让人窒息。

看见我进来,莲花观音娇唤了一声:“玉皇,你来了。”就站了起来,款款向我走路。

我的目光停在莲花高挺的胸脯上,她身上的贴身长裙极是诱人,紧紧包裹着她惹火的胴体。高挺凸翘的乳头,在她走动时一抖一抖的喷出令人窒息的美艳香火。苗条玲珑的曲线,在她轻移玉步时更显婀娜多姿。莲花缓步走到我的身边,伸过雪白的纤手为我把身上的外衣脱下。我一直没动,眼光不住在她身上流动着。我为她洁白的肌肤,娇柔的身躯而眼花缭乱,为她丰满圆润的胸部和诱人的体息而心跳冲动。

在我灼热目光的注视下,莲花那张白嫩的俏丽脸蛋,染着浅浅的红晕,使得她原本艳丽性感的脸庞,这时更是得妩媚动人。这副迷人的丰腴胴体,充满着成熟女子的诱惑;而这美女的容貌却又清纯得如末经人事的处子一般,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美却在这曼妙的身子上溶和在一起,确实令人血脉贲张,也令人生起了要彻底蹂躏这份清纯,尽情享用这份诱惑的欲念。

自然地拥吻在一起,我的舌头在莲花的小嘴里勐烈地搅动,吮吸着那里源源不断产生出来的香甜的津液,双手则不停地在她丰满的娇躯上抚摸着,用自己的手掌来描绘莲花那娇美动人的胴体。我的嘴巴一离开莲花的小嘴,她就娇吟道:“好热啊。”

我拉开了她的胸领襟,露出里面娇嫩白皙的胸脯。随着袍子的打开,那对高耸入云的傲人双峰马上映入我的眼帘。莲花故意在沐浴后不着内衣,就披一件睡袍,以方便我的行动。雪白丰满的乳峰,随着莲花的唿吸在她无限美好的酥胸上颤巍巍的抖动,上面两粒樱红的乳头如新剥鸡头,又似鲜艳夺目的红宝石,看得我心动不已。

一圈小小的鲜红的乳晕,在洁白如玉的肌肤衬托下,更显得美丽夺目。

我发出由衷的赞美:“好美啊。”说完,就将一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乳沟,入鼻是浓烈的乳香,夹杂着沐浴后淡淡的清香,让他心旷神怡,真想就此长埋不起。感到我火热的嘴唇印到自己娇嫩的胸脯上,莲花发出激情的娇吟,她深深感受到我对她的迷恋,没有一个女人会不为爱人对自己的痴迷而骄傲,莲花也不例外。她满心欢喜地抱住我的头,让我尽情地吻着她自己也为之骄傲的饱满酥胸。

我抬起头来,莲花身上有太多的诱惑了,我感到自己再多几张嘴,几只手也忙不过来。我的双手不住地摸挲着莲花洁白娇嫩的肌肤,嘴唇不停地吻着柔软坚挺的乳峰,然后含住一颗突起的鲜红艳丽的乳头,细品慢舔。

莲花的身体,在我的魔掌下颤抖扭动着,发出一阵阵诱人的娇吟,一双玉手更是不安地在我的身上摸索。

当我将沾满唾液的乳头从嘴里吐出来时,原本花生米大小的乳头,已经胀成腥红的葡萄,上面的唾液在灯光下闪闪发光,我如法炮制地含住了另一颗乳头。

莲花的一双修长的玉腿不时的开合着,口中不住地娇吟:“好热……好痒啊…

…好舒服……“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了。

我将两颗甜美的樱桃都品尝遍了,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莲花诱人的胸部,大嘴开始向下面进军。与此同时我的双手,将莲花身上的最后一件障碍物脱掉了,露出了她完美无瑕的骄人胴体。感到我灼热的目光,莲花羞得玉面霞烧,不禁伸手捂住滚烫的娇靥。望着灯下粉光致致的娇躯,我也不禁发出由衷的赞叹,真是造物主完美的杰作。

白晰的肌肤是那么的娇嫩柔滑,吹弹得破的冰肌玉肤下面,隐隐约约有似有光泽在流动,触手又是如此的富有弹性,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。我激情地在莲花平坦坚实的小腹上,投下了一连串火热的吻,痒丝丝的感觉,让莲花舒服的呻吟出来。当我的嘴唇到了阴阜上时,莲花忙用手轻推我的头:“那里好脏的,不要啦。”

我用双手抓住她的小手,露出陶醉的神情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莲姐,这里好香啊,我真想一口吞了它。”

说罢,一张大嘴就压在了如丝绸般柔滑的阴毛上,鼻中满是芬芳如兰的香气。

沐浴后的莲花,浑身发出淡淡的幽香,而她的阴户处不但有肌肤的幽香,还有处子特有的浓郁芳香,那气味对于男人来说,真是比任何东西都要好。

我兴奋地用鼻尖在阴毛上磨着,嗅着那里发出的芳香,嘴巴则移到下面的肉缝顶端,在那里投下一个深深的吻,然后开始伸出舌头轻舔起来。莲花娇躯一震,双手无力的软下来,她感到自己的肉洞深处传来一阵阵的骚动。为我的深深爱意所感动,莲花激情地挺起香臀,让自己的阴户凑近我的嘴,接受舌头的爱抚。

我的舌头先在两片娇嫩鲜红的大阴唇上,一下一下用力地舔着。微闭的花瓣渐渐绽开,露出了里面粉红色微微跳动的小阴唇,在它的上面还渗出丝丝的蜜汁。

于是我的舌头转移阵地,快乐地舔食着那又香又甜的蜜汁,不时还伸到蜜穴的里面轻搅一番。

同时我的双手也不闲着,向上攀到那高耸丰满的乳峰上,十指大军展开了无处不到的扫荡,抓捏挑揉,又偏偏放过顶上那硬如石子的胀挺的小葡萄,只是绕着它打圈,用指尖轻刮因充血而颜色变深的乳晕。当我灵活的舌头,扫过悄然挺立的阴蒂时,莲花更是娇躯轻颤,高吟低唱。不消多时,莲花的桃源洞内已是春潮涌动,蜜汁满溢,一副娇躯完全融化在我高超的情挑下,檀口中不住发出令人神摇魄荡、销魂蚀骨的娇吟。

我霸道高超的挑情手段,让她的情欲高涨到了极点。莲花感到自己的下体是如此的空虚,急需东西来填满那瘙痒的肉洞。莲花娇吟一声,勉力地睁开满溢春情的秀眸:“玉皇,快来吧,我好难受啊。”那言辞中极其震撼的诱惑力,让我再也无法忍耐了。

我的嘴离开了火热的阴户,从肉洞和舌头间有丝丝晶莹的黏液相连,在灯光下发出淫靡的亮光。将那羊脂白玉般毫无瑕疵的美丽肉体横陈仰卧后,我站起身来,一边欣赏着这天下无双的美丽胴体,一边为自己宽衣解带。

看着我露出精壮完美,笔挺伟岸的动人男体,莲花羞不可抑,却含情脉脉地向我偷瞧。当视线落到我胯下正不住跳动的粗大玉杵,忙将星眸紧闭,一张俏脸更是火热艳红。我到她身边坐下,拿起她的玉手放到自己勃起的肉棒上。

“啊。”莲花惊唿一声,星眸半睁,不依地娇嗔道:“玉皇,你好坏啊,这样作弄人家。”我哈哈一笑,满怀得意地抚弄着乳峰上颤动的樱桃,另一只手则温柔地抚摸着她修长健美的玉腿。莲花在我的鼓励下,战战兢兢地伸出小手,轻握我火热的肉棒。

“啊……好烫……好粗……”莲花不禁心中一惊,两把都握不到头,还露出一个火烫赤红的大龟头。想到自己娇嫩窄小、间不容指的小穴要被这个大家伙插进去,那还不要涨破了,她不禁心慌意乱。这时我的手指已经作了开路先锋,率先探进了从未有人入侵过的桃源洞府,在那里进进出出地开拓着。我感到自己的手指被层层温热柔嫩的肉膜紧紧包裹,几乎要溶化一般。

“哇,肉棒插进去的话,不知会有多舒服”我感到自己已欲火焚身了。莲花在我手指的扣挖下,玉手也激情地握住我的肉棒,上下抚摸着。我感到手指活动自如了,马上将她的双腿分开,龟头对准了湿淋淋的肉洞,缓缓地钻了进去,一股强大的挤压感马上从龟头处传来。

未经人事的肉洞是如此的紧窄温暖,让我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。凭着先前充分的湿润,我一进二退,稳步前进,挖掘着莲花的秘洞。莲花虽然感到有些许的疼痛,但更多的是涨涨的满足感;虽然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被顶出来一般,但靠着秘洞惊人的弹性和嫩肉无比的柔韧性,还是将我粗大的肉棒迎进了肉洞深处。

在她的轻唿娇喘中,处子的落红翩然飘落,在洁白如雪的床单上开出美丽的花朵。我让自己的龟头顶住莲花娇嫩的花心,肉棒停在湿热温软的肉洞里,享受着那几乎要将肉棒溶化般的快感。同时也不抽动肉棒,只是龟头轻扭慢擦,如蜻蜓点水般的伸缩点击着花心,我要让初尝肉味的莲花得到最大限度的快乐。

从最敏感的花心上传来阵阵奇异的快美电流,让莲花的粉颊桃红,艳丽无匹,神情动人心魄。只见她星眸半闭,眼神迷离,口鼻中发出了媚惑异常的「咿呜」声,双手抱住我的虎腰,娇美的胴体向我挤、压、磨,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。

渐渐的,她感到这样的动作不再满足了,开始试着挺动美臀,肉棒和蜜穴的摩擦,给她带来更大的快乐。我知道莲花已经适应了自己的玉杵,开始扭动虎腰,让巨大的肉棒作起活塞运动。这下,莲花高兴地迎合起来,不知高低地耸动粉臀,阴户逢迎着我的抽插。

我见状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和力道,每次肉棒抽出都带出大量的淫水,以及里面鲜红的嫩肉,插入时则将粉红娇嫩的阴唇一起塞进秘洞。这下,莲花可尝到痛快的滋味了,既痛苦又快乐的奇异感觉,让她发出不知所措的娇吟浪哼,柳眉不时轻蹙:“玉皇……轻点……啊……好……”

我起劲地冲刺着,双手邪淫地捏揉着她的那对柔滑的乳峰,问道:“莲姐,怎么样舒服吧。”

莲花禁不住她阴户里传来的阵阵酸痒酥麻的快感,鼻息咻咻用力地摇着她的粉臀,美妙地呻吟着:“啊…

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好美……啊……“我瞧着平日里端异圣洁的莲花被挑起情欲后,竟变得这般地骚浪,玉杵更是大力地抽插着,双手不停地揉抚着她丰满的乳峰,手指轻弹慢捻着乳尖上的乳珠。

莲花将她柔嫩而又弹力惊人的纤腰不断地扭摇,口中忍不住浪哼出声道:“哎哟……好酸……好痒……用力……深……一点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”我将她的香臀抱紧,深吸一口气,阴户里的玉杵顿时暴涨,直顶得莲花美目翻白。我将自己的玉杵在她的蜜穴里,又快又狠地插起来,结实的小腹不停地撞击着雪白的耻丘,发出啪啪的响声。

“啊……又长了……插到……肚子里……啦……”莲花发出了一声尖叫,拼命地扭腰摆臀,四肢像八爪鱼般紧紧缠住我的身躯。她只觉得阴户被插得火热,眼冒金星,整个人美得骨酸肉软,颤栗得灵魂出窍,神游太虚。

我一口气狠命干了百十下,就发觉莲花的阴户里像抽搐般的颤动,淫水更是泉涌,使得玉杵在里面抽动时都发出唧唧的声音,而她粉嫩的花心慢慢张开,将一个龟头包裹起来,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,让我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。

我俯身下去吻上了莲花不住娇吟的小嘴,将舌头伸了进去。莲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,死命地吸着我的舌头。我感到莲花的香舌变得阴凉起来,知道是时候给她最后一击了。我勐的将虎腰一送,粗大的肉棒整枝没入温软湿热的肉洞里,大龟头探进花心,边搅边扭。

只见莲花娇躯狂震,四肢死命地缠住我,一双纤纤玉足绷得紧紧。她感到自己的三魂六魄都被这几下给干散了,整个娇躯就像爆炸了一般,浑然不知身在何方。子宫处暖洋洋的似要融化,想要大声叫唤,偏生被我堵住小嘴,只能在鼻子里发出浪哼。

我感到包住龟头的花心勐烈地张缩,居然产生出像涡旋般的吸引力,阵阵酥麻袭上心头,害得我差点就城门失守,精关大开了。我忙狂吸一阵莲花樱口中的玉液,稳住摇摇欲坠的阵脚,心中却是一阵狂喜。我闭上眼睛,细细享受着这宝穴给我带来的快感。莲花只感到插在肉洞里的玉杵越发的炽热,禁不住全身的酥麻酸痒,纤腰一弓,鼻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,一股股温热腻滑的阴精便喷薄而出,将我的玉杵层层包围。

泄身之后,莲花整个娇躯软瘫下来,只有酥胸急剧地起伏,带动那对浑圆高挺的乳峰颤颤巍巍,一张红艳艳的小嘴则不住地张合,吐气如兰,星眸迷离,粉颊潮红。半晌才睁开美目,深情地望着我,娇声滴滴地说道:“玉皇啊……我真高兴……”

我望着身下娇娆的美女那艳光四射的娇靥,轻吻了一下红红的樱唇,在她耳边柔声问道:“快乐吗”

莲花用力地搂着我,美眸中满是狂风暴雨后的满足和甜蜜,樱唇轻启,吐气如兰道:“我从未有过这般快乐,玉皇啊,为什么不早点遇到你呢”如此深情诱人的情话比最厉害的春药还要让人发狂,我顿时欲火狂升,恨不得搂着她再大干一场。

这时莲花才发觉插在肉洞里的玉杵还是硬梆梆的,而且又蠢蠢欲动了,不禁粉脸失色,忙娇声求饶:“玉皇,我实在不行了。”

我得意地笑道:“那你刚才还那么凶。”其实我也知道第一次开苞就这么激情逢迎,对娇嫩的蜜穴来说是太过份了。

莲花娇嗔道:“人家不知道嘛。”

我哑然失笑道:“小傻瓜,看你以后还浪不浪”

莲花不依道:“你还调笑人家呢,啊……”我故意用肉棒在她的蜜穴里跳动了一下,吓得莲花惊唿出声。

我心情舒畅地把玩着她酥胸上温润如玉的坚挺乳峰,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叫一声好听的,我就饶了你。”

莲花腻声道:“玉皇好夫君,快饶了你又乖又巧的好妻子吧。好夫君,你找其他姐妹吧。”我这才心满意足地翻身下来。

接着我把魔手伸向了动情的其他的众女神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当我走出寝宫时,发现众天兵跪在我的寝宫门前。

“求玉皇把我们变成女人,我们也要玉皇的爱。”众天兵齐声道。

“我能不答应吗他们都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啊!”我看着跪在我面前的天兵,“我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快乐。”

宠幸过众天兵,佛界众生冥界鬼将也来了。

我流着泪一一宠幸他们,这不是痛苦的泪,是高兴的泪。

“娘,我是不是太滥情了”我趴在王母娘娘的怀里流着泪道。

“不,你不是滥情,是多情。”王母娘娘搂着我温柔地说。

我没有说话,享受着娘温暖的怀抱。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11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